韓興利與方立君民間借貸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法律文書1,187字數 1584閱讀模式

余姚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審判決書

(2020)浙0281民初6406號

原告:韓興利,男,1965年3月14日出生,漢族,住余姚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浩,余姚市姚南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方立君,男,1979年8月5日出生,漢族,住余姚市。

根據本院采信的證據,結合原告韓興利、被告方立君在庭審中的陳述,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2016年2月,被告方立君向原告出具借條一份,載明:“今由方立君借韓興利人民幣叁萬玖仟元整。每年還13000元,2016年起”。庭審中,原、被告一致確認,案涉借款實際發生于2004年,后被告于2016年2月向原告出具上述借條。

本院認為:原告韓興利與被告方立君之間的借貸關系合法有效,被告未按約向原告歸還借款,已構成違約,應承擔相應民事責任。本案爭議的焦點為案涉借款是否實際交付,被告方立君是否已還清案涉借款。本案中,原、被告一致確認案涉借款實際發生于2004年,2016年2月,被告方立君向原告出具借條之時,未交付借款。原告述稱,案涉借款發生于2004年,被告向原告借款39000元,于2004年5月28日交付30000元給被告,之后又將9000元交付給被告老婆,并在2016年由被告重新出具了借條,且原、被告之間未約定借款利息。被告辯稱,2004年4月份其在原告家賭博向原告借款30000元左右,具體數額現記不清,其老婆未向原告拿錢,借款之后,其已陸續還清原告借款,2016年2月之所以寫借條,是因為原告造了房子,原告說被告生活好起來了,要被告再給原告一些錢,所以被告寫了一張借條。本案中,原、被告在庭審中一致確認,案涉借款對于借款利息未作約定,且被告在2016年2月出具借條之前確實已歸還過款項。被告辯稱其已還清借款,且均系現金交付。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規定:“原告僅依據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已經償還借款的,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存續承擔舉證責任?!北景钢?,被告辯稱其已全部還清借款,但未提供證據予以證明,且在借款還清的情況下,其在2016年2月仍向原告出具借條確認借款事實與常理不符。被告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知曉出具借條的法律后果,在沒有證據證實其簽字是在受到欺詐或脅迫的情況下,應認定為其真實意思表示,被告亦應當清楚其在該協議上簽字應承擔的相應法律后果。至于被告提出其向原告借款系用于賭博的款項及僅收到借款30000元左右,但對其上述主張均未提交證據予以證實,故對于被告上述答辯意見,本院不予采納?,F原告訴請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方立君歸還原告韓興利借款39000元,款限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內履行。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加倍部分債務利息=債務人尚未清償的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除一般債務利息之外的金錢債務×日萬分之一點七五×遲延履行期間)。
本案案件受理費775元,減半收取387.50元,由被告方立君負擔??钕抻诒九袥Q發生法律效力后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人在收到本院送達的上訴案件受理費繳納通知書后七日內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匯款時一律注明原審案號,逾期不交,作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判員王藝陶
代書記員馬銀圓

2020-11-10

本文來自于網絡公開的文檔,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聯系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