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實務研究1,175字數 20560閱讀模式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20)粵01民終85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天潤路****。
法定代表人:陳傳金,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菁華,北京市君澤君(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趙鴻宛,北京市君澤君(廣州)律師事務所實習人員。
上訴人(原審被告):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天潤路**夾層自編**>法定代表人:彭蔚,該公司董事長。
上訴人(原審被告):彭蔚,男,1961年4月19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
上訴人(原審被告):楊航宇,男,1962年2月24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
上述三上訴人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澤華,廣東辨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晶通公司于1994年9月經廣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批準,由廣東省公路管理局設立,2000年劃歸省交通集團。經廣東省國資委批準,晶通公司于2010年10月完成產權改制,改制為晶通公司職工股東(通過20名持股代表代持)持股56%、省交通集團持股44%。根據2010年12月23日訂立的《晶通公司章程》顯示,20名自然人股東(彭蔚、楊航宇、周煌、梁翱宇、董國峰、陳傳金、梁龍波、趙小宇、宗永東、黃奔、姚偉忠、林漢生、吳波、謝文懷、郭宏欽、曾學飛、王效剛、陳鑾發、周益根、肖峰)中,彭蔚持股19.9591%,楊航宇持股6.7386%,分別為自然人股東中第一、第二大股東?!竟蓶|會由全體股東組成,股東會是公司的最高權力機構。股東會行使下列職權:1、審議批準公司的經營方針、投資計劃、委托理財、委托貸款、證券投資、捐贈事項……10、審議批準公司重大貸款、重大融資事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董事長。每屆任期三年。法定代表人的職權包括:主持股東會,召集和主持公司董事會,代表公司對外簽署法律性文件,代表公司簽訂合同,董事會授予的其他職權,以及法律、法規和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職權?!菊鲁涛匆幎ǖ氖马?,按《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執行。
2011年1月14日,金岸公司經工商部門核準成立,公司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為彭蔚,楊航宇為監事會主席。公司股東為姚偉忠、梁翱宇、彭蔚、宗永東、曾學飛、郭宏欽、趙小宇、楊航宇、林漢生、王效剛、梁龍波、周益根、黃奔、陳傳金、董國峰、謝文懷、肖峰、周煌、吳波、陳鑾發。
2011年11月18日,晶通公司召開股東會,決議職工股東變更為金岸公司,變更后的股東為省交通集團持股44%、金岸公司持股56%,晶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彭蔚。同日,晶通公司召開股東會,對2010年12月23日訂立的《晶通公司章程》進行了修正。
金岸公司在其為晶通公司控股股東身份、彭蔚和楊航宇在任晶通公司高管職務期間,通過收取業務合作伙伴戰略合作款、促成晶通公司與合作伙伴進行業務合作:
2011年12月29日,在金岸公司促成下,晶通公司(簽約代表彭蔚)、碩鵬公司(簽約代表林步明)簽訂一份《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路基工程內部承包合同》[合同編號GT(C2011二廣)-出口段-01],約定晶通公司將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K112+150~K116+540.234段所有工程交由碩鵬公司施工。
2011年12月30日,金岸公司(簽約代表彭蔚)、碩鵬公司簽訂一份《協議書》,約定碩鵬公司向金岸公司繳納一定金額的現金款項,現金岸公司已促成碩鵬公司成為晶通公司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項目合作方?!T鵬公司向金岸公司繳納2000萬元戰略合作費,金岸公司以晶通公司控股股東的身份向碩鵬公司承諾,鑒于碩鵬公司已向金岸公司繳納戰略合作費2000萬元,金岸公司將促成碩鵬公司成為晶通公司路基橋涵長期的繳納戰略合作伙伴,并另承接晶通公司項目造價約人民幣1.5億元的工程。該戰略合作費,金岸公司不需退還碩鵬公司。
此外,金岸公司還收取了偉德公司4000萬元的戰略合作費、源輝公司2000萬元的戰略合作費。
2011年12月16日,在金岸公司促成下,晶通公司(簽約代表彭蔚)、晶通公司第一分公司(簽約代表林偉德)簽訂一份《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路基工程內部承包合同》[合同編號GT(C2011二廣)-路基隊-01],約定晶通公司將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K98+400~跑石界隧道入口范圍內所有工程(不含福堂隧道)交由晶通公司第一分公司施工。
2011年12月16日,在金岸公司促成下,晶通公司(簽約代表彭蔚)、晶通公司隧道分公司(簽約代表陳勇)簽訂一份《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隧道工程內部承包合同》[合同編號GT(C2011二廣)-隧道隊-01],約定晶通公司將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福堂隧道、跑石界隧道及其出口至K112+150段路基工程交由晶通公司隧道分公司施工。
2014年1月28日,在金岸公司促成下,晶通公司(簽約代表彭蔚)、碩鵬公司(簽約代表林步明)簽訂一份《廣東省潮州至惠州高速公路第TJ8合同段路基工程班組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編號JT(Z2014)潮惠-02],約定晶通公司將潮惠TJ8標K102+000-K103+550段(除長坑大橋)、K104+085-K106+475段路基橋涵與排水防護的勞務配合、機械設備管理及地材供應等交由碩鵬公司組織實施。
2014年,在金岸公司促成下,晶通公司(簽約代表董國峰)、源輝公司(簽約代表陳勇)簽訂一份《廣東省潮州至惠州高速公路第TJ8合同段隧道工程班組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編號JT(Z2013)潮惠-03],約定晶通公司將潮惠TJ8標長坑隧道的勞務配合、機械設備管理及地材供應等交由源輝公司組織實施。
2014年1月28日,晶通公司(簽約代表彭蔚)、碩鵬公司簽訂一份《協議書》,約定碩鵬公司向金岸公司繳納了戰略合作費2000萬元,碩鵬公司成為晶通公司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的項目合作方。鑒于碩鵬公司長期戰略合作未達預期的期望,碩鵬公司退出與金岸公司的戰略合作,金岸公司已于2013年10月23日退還了戰略合作費2000萬元。鑒于碩鵬公司作為戰略合作者身份的改變,現就其承建的合同原則明確如下:……2.鑒于當時碩鵬公司作為戰略合作者身份繳納了2000萬元的合作保證金,晶通公司應一次性安排2億元的工程任務給碩鵬公司,而實際截止目前只安排了5648萬元的工程,因此,碩鵬公司繳納的2000萬元合作保證金中1435萬元應計取利息、碩鵬公司應收取的利息與以上晶通公司優惠給碩鵬公司的工程承包價相互抵銷,雙方互不追究。3.為便于二廣11項目的計量支付管理,雙方一致同意不改變原有二廣11標內部承包的模式,即晶通公司不減少二廣項目碩鵬公司的承包合同總價,碩鵬公司亦不再收取所有遞交合作金的利息?!T鵬公司應與金岸公司就戰略合作的終止另簽訂相應終止戰略合作的協議。
2014年5月26日,金岸公司(與會人員彭蔚、梁翱宇)、晶通公司(與會人員董國峰、楊航宇、趙小宇、何麗麗)、偉德公司(與會人員林偉德、龐大彬、林又德、楊潔文)、源輝公司(與會人員陳勇、陳**)召開會議,討論金岸公司收取偉德公司4000萬保證企、源輝公司保證金2000萬保證金的退還問題;討論林偉德、陳勇作為晶通公司分公司負責人內部承包工程在戰略合作終止后的善后問題處理。會議上,陳勇表示由于金岸公司無法提供繼續合作,合作關系沒有履行可能,所以金岸公司收取我司的保證金應該全額退還,并且承擔相應的利息。金岸公司已經退還偉德公司800萬元,我司相應要求金岸公司立即退還我司400萬元。林偉德表示我司要求退還保證金加利息。彭蔚表示退保證金我接受,沒有意見。對于支付利息,我司的確無能為力,因為我司是沒有收入的。彭蔚還承諾:1.金岸公司保證并承諾在2014年6月30日前將保證金5200萬元退還給偉德公司、源輝公司;2.2014年9月30日前,金岸公司退還的保證金不到一半的(2600萬元),偉德公司、源輝公司可向本人追討剩余保證金;3.在2015年1月1日前,金岸公司未將全部保證金本金退還的,未退還款項偉德公司、源輝公司均可向我本人追討,如果在2015年1月1日前歸還本金,希望免除利息與滯納金。晶通公司提出建議:1.戰略合作終止后,需要工程保證金;2.管理費需要適當增加;3.末完成工程需要按量、保質、按期完成;4.完善有關管理措施。
金岸公司在其為晶通公司控股股東身份、彭蔚和楊航宇在任晶通公司高管職務期間,通過收取業務合作伙伴戰略合作款方式,還免除了內部承包班組的部分履約保證金:
在《廣東省潮州至惠州高速公路第TJ8合同段隧道工程班組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編號JT(Z2013)潮惠-03]中,僅收取源輝公司200萬元的履約保證金,另《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路基工程內部承包合同》[合同編號GT(C2011二廣)-出口段-01]、《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路基工程內部承包合同》[合同編號GT(C2011二廣)-路基隊-01]、《廣東省連州(湘粵界)至懷集公路項目土建工程第11合同段隧道工程內部承包合同》[合同編號GT(C2011二廣)-隧道隊-01]、《廣東省潮州至惠州高速公路第TJ8合同段路基工程班組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編號JT(Z2014)潮惠-02]均未收取繳納履約保證金。
金岸公司在其為晶通公司控股股東身份期間,在廣清項目中收取了屬于晶通公司的履約保證金2500萬元及轉為晶通公司收款明細如下:
1.2011年3月21日,金岸公司收取廣東電白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繳納的履約保證金400萬元(2013年9月17日轉為晶通公司收款)。
2.2011年3月24日,金岸公司收取佛山市博富勤建筑裝飾設計有限公司履約保證金500萬元(2014年3月4日轉為晶通公司收款)。
3.2011年3月29日,金岸公司收取廣東電白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繳納的履約保證金100萬元(2013年9月17日轉為晶通公司收款)。
4.2011年4月22日,金岸公司收取廣東中堃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履約保證金300萬元(2013年10月11日轉為晶通公司收款)。
5.2011年5月31日,金岸公司收取蔡惠光繳納的履約保證金500萬元(2014年3月6日轉為晶通公司收款)。
6.2011年6月27日,金岸公司收取廣東中堃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履約保證金200萬元(2013年10月11日轉為晶通公司收款)。
7.2012年1月9日,金岸公司收取電白縣大眾勞務有限公司履約保證金500萬元(2014年2月20日轉為晶通公司收款)。
2014年10月21日,晶通公司召開股東會,決議通過股東省交通集團將持有的44%股權無償劃轉給長大公司,長大公司同意承繼省交通集團股權,承認公司章程;通過新修改公司章程。晶通公司股權結構變更為金岸公司56%,長大公司44%。據2014年10月21日修訂的《晶通公司章程》顯示,公司股東分別為金岸公司持股56%,長大公司持股44%,……公司股東會由全體股東組成,股東會是公司的最高權力機構。股東會行使下列職權:(一)審議批準公司的經營方針、投資計劃、委托理財、委托貸款、證券投資、捐贈事項……(十)審議批準公司的重大貸款、重大融資事項;(十一)審議批準公司重大的資產處置、資產收購、對外投資事項;……。股東會就其職權范圍內的所有事項作出決議,都必須由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審議通過。股東會會議由股東按照持股比例行使表決權。公司設董事會,是公司的決策機構,對股東會負責。董事會行使下列職權:1.負責召集和主持股東會,并向股東會報告工作;……12.決定公司除股東會決定之外的投資、融資、擔保、質押、資產處置等事項;……。董事會就其職權范圍內的事項作出決議,必須經全體董事的三分之二以上通過方為有效?!镜姆ǘù砣藶槎麻L。每屆任期三年。法定代表人的職權包括:主持股東會,召集和主持公司董事會,代表公司對外簽暑法律文件,代表公司簽訂合同,董事會授予的其他職權,以及法律、法規和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職權?!菊鲁涛匆幎ǖ氖马?,按《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執行。
2016年11月22日,金岸公司將其持有晶通公司56%股權轉讓給金森盛公司,后雙方另簽訂了相應的補充協議。因金岸公司未履行股權轉讓合同,2017年5月22日,金森盛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案號(2017)粵0106民初13195號。一審判決后,金岸公司不服提出上訴。后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7)粵01民終22242號民事判決。判決生效后,經一審法院強制執行,金森盛公司于2018年2月5日獲得晶通公司的經營管理權,并于2018年3月14日變更了晶通公司的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為陳傳金。
2018年4月中旬,晶通公司陸續收到金岸公司合作伙伴的訴訟文件,包括源輝公司起訴晶通公司(2018)粵1825民初134號、(2018)粵5222民初175號工程款案件、劉興起訴金岸公司、晶通公司至海珠區人民法院的(2018)粵0105民初3985號借款案件等材料。
在新股東接管晶通公司、晶通公司在應訴過程中發現,原股東金岸公司利用控股股東身份、彭蔚和楊航宇利用公司高管的職務之便(董事長、總經理),通過“長期侵占晶通公司保證金”、“收取戰略合作款違規讓渡晶通公司項目利潤”以及“對外高息借款”的方式侵占晶通公司利益,晶通公司遂于2018年7月6日訴至一審法院,提出上述訴訟請求。
另查明:
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5民初3985號民事判決書查明,劉興主張金岸公司向其借款,提交了《借款合同》(簽訂日期2017年5月25日)記載:鑒于:金岸公司是晶通公司的控股股東,因晶通公司需歸還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分行的短期借款、國內信用證還款10889.00萬元及2017年春節前晶通公司為了支付員工工資、住房公積金、退還投標保證金等而發生對外短期借款2500萬元的到期債務,以維持晶通公司的正常生產經營,金岸公司向劉興提出借款申請?!敖杩罱痤~”約定,劉興出借給金岸公司的借款金額以金岸公司指定收款銀行賬戶的實際到賬金額為準;“借款用途”約定,金岸公司保證借款用途僅限用于本合同所載明的上述到期債務,不得挪作他用,不得利用該借款進行違法活動;“借款期限”約定,借款期限自2017年5月25日起至2017年8月24日止,有效期為三個月。有效期內,金岸公司可根據資金需求向劉興提出借款申請;“借款方式”約定,金岸公司提出單筆借款申請,劉興同意后于三日內將借款匯付給金岸公司指定收款銀行賬戶如下:戶名: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開戶銀行:建設銀行廣州天潤路支行、銀行賬戶:44×××90;“借款利息”約定,借款利息按照月利率1%計付,借款利息從單筆借款到賬之次日起計算,按月支付;劉興并提交了2017年5月25日兩份《保證合同》(出借人均為劉興,借款人均為金岸公司,保證人分別為彭蔚、楊航宇);劉興并提交了2017年10月17日《借款合同補充協議》,列明出借人為劉興,借款人為金岸公司(簽約人為彭蔚),丙方(借款人)為晶通公司(簽約人為楊航宇),記載鑒于劉興、金岸公司于2017年5月25日簽訂《借款合同》,金岸公司向劉興提出借款用于需歸還欠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分行的短期借款、國內信用證還款10889.00萬元及2017年春節晶通公司為了支付員工工資、住房公積金、退還投標保證金等而發生對外短期借款2500萬元的到期債務,以維持晶通公司的正常生產經營。經協商一致,現三方同意簽訂本補充協議,以共同遵守執行。晶通公司確認《借款合同》項下借款均用于償還上述到期債務,晶通公司是《借款合同》項下借款的實際用款人;晶通公司同意作為共同借款人,和金岸公司一起承擔《借款合同》的還款義務。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作出(2018)粵0105民初3985號民事判決,判決金岸公司、晶通公司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向劉興償還借款本金2500萬元及利息(利息以2500萬元為本金,從2017年5月28日起至2017年8月27日止按月利率1%計算為75萬元;從2017年8月28日起至款項實際清償之日止,按月利率2%計算)。案受件理費178050元、訴訟保全費5000元,由金岸公司、晶通公司共同負擔。后廣州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民事判決,維持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作出(2018)粵0105民初3985號民事判決。
晶通公司遂認為在該筆借款的實際借款人為金岸公司,保證人為彭蔚和楊航宇情況下,楊航宇、彭蔚、金岸公司利用公司高管及控股股東的身份,擅自與劉興簽訂《借款合同補充協議》,通過《借款合同補充協議》聲稱晶通公司是案涉借款的實際使用人,并以晶通公司的名義承諾同意按照借款月利率1%、逾期月利率2%的標準償還借款本息,造成晶通公司利息損失11433333.33元(截至2019年5月31日),遂要求楊航宇、彭蔚、金岸公司共同賠償。
庭審中,晶通公司表示訴訟請求3的損失42895333?33元是指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收取8000萬元違規讓渡公司項目利潤所造成的損失,該損失即是8000萬元的利息損失(自2011年12月1日起至實際還款之日止以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上浮50%計付,現計算至2019年5月26日);晶通公司表示訴訟請求4中的損失8124804?90元,是因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的行為導致沒有收回戰略合作伙伴的履約保證金而遭受的利息損失,參照源輝公司收取的比例即合同金額的2.5%作為基準,因三個合作伙伴簽訂了5個戰略合同,僅1份合同(金額78056411元)收取履約保證金200萬元,另4份合同未收取履約保證金的總金額來計算利息損失的;
晶通公司表示訴訟請求6中要求金岸公司賠償占用項目履約保證金2500萬元的利息損失4271708.33元,是因為金岸公司占用承包人蔡惠光、廣東電白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電白縣大眾勞務有限公司、廣東中堃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佛山市博富勤建筑裝飾設計有限公司等公司交付的項目履約保證金2500萬元達三年之久,所以給晶通公司造成了利息損失。金岸公司表示因這些承包施工單位沒有施工資質,法律上是不允許收取這些履約保證金的,且截止日期是到2014年左右,若計算利息損失,也已超過了訴訟時效。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系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是指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或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法定義務,損害公司利益而引發的糾紛。
晶通公司是依法設立的企業法人,有獨立的法人財產,享有法人財產權;晶通公司依法制定的公司章程,對公司、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具有約束力。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規定,公司股東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東權利,不得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或者其他股東的利益;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給公司或者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有下列行為:(一)挪用公司資金;(二)將公司資金以其個人名義或者以其他個人名義開立賬戶存儲;(三)違反公司章程的規定,未經股東會、股東大會或者董事會同意,將公司資金借貸給他人或者以公司財產為他人提供擔保;(四)違反公司章程的規定或者未經股東會、股東大會同意,與本公司訂立合同或者進行交易;(五)未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同意,利用職務便利為自己或者他人謀取屬于公司的商業機會,自營或者為他人經營與所任職公司同類的業務;(六)接受他人與公司交易的傭金歸為己有;(七)擅自披露公司秘密;(八)違反對公司忠實義務的其他行為。第一百四十九條規定,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執行公司職務時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金岸公司在作為晶通公司的控股股東期間、彭蔚和楊航宇在擔任晶通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期間,利用晶通公司工程轉發包的優勢簽約地位,通過股東“收取業務伙伴戰略合作款、優先選擇業務合作、讓渡晶通公司項目利潤”方式損害了晶通公司的利益,也破壞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依法應當予以賠償。
另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收取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而轉讓晶通公司工程項目、收取晶通公司履約保證金的行為屬一種違法狀態和事實,而非一個具體的訴,故晶通公司請求確認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收取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而轉讓晶通公司工程項目、侵占晶通公司履約保證金的行為構成侵權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此外,在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或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法定義務,損害公司利益而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的承擔方式中,并無公開致歉的承責方式,故晶通公司請求判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于判決書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晶通公司公開致歉,在全國發行的報刊上刊登致歉聲明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但晶通公司請求判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賠償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的利息損失,一審法院予以支持,但應自2011年12月30日起計算至2015年1月1日止(彭蔚承諾退還期限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付,晶通公司請求計算至實際還款之日止不當,超出部分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另晶通公司與三個合作伙伴簽訂了5份承包合同,僅1份合同約定要收取履約保證金,另4份合同并未收取履約保證金,這是訂立合同雙方民事主體的意思表示,晶通公司以4份承包合同未約定、未收取履約保證金的總金額來計算利息損失8124804.90元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金岸公司于2016年11月22日將其持有晶通公司56%股權轉讓給金森盛公司。在履行股權轉讓合同期間,金岸公司違反晶通公司《公司章程》中有關“晶通公司的重大融資事項需要經過股東會決議”的約定,未經股東會決議,擅自對外進行高息融資,楊航宇、彭蔚利用公司高管的身份,擅自與貸款人簽訂《借款合同補充協議》,確認晶通公司為共同借款人,加入原金岸公司的債權債務中去,該行為損害了晶通公司的利益。故晶通公司要求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共同賠償利息損失(以2500萬元為本金,從2017年5月28日至2017年8月27日按照年利率12%計算,從2017年8月28日起按照年利率24%計算至實際結算之日止)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金岸公司利用控股股東的身份,私下收取、占用晶通公司的項目履約保證金2500萬元,金岸公司應賠付相應的利息損失。金森盛公司于2018年2月5日才獲得晶通公司的經營管理權,并于2018年3月14日變更了晶通公司的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于2018年7月6日提起本案訴訟,向前控股股東主張權利,并未超過訴訟時效。金岸公司辯稱晶通公司主張該項利息損失超過訴訟時效的主張,一審法院不予采納。故金岸公司應向晶通公司賠償占用項目履約保證金的利息損失,其中:以4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3月21日起計至2013年9月17日;以5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3月24日起計至2014年3月4日;以1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3月29日起計至2013年9月17日;以3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4月22日起計至2013年10月11日;以5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5月31日起計至2014年3月6日;以2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6月27日起計至2013年10月11日;以500萬元為本金,從2012年1月9日起計至2014年2月20日;均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

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2.改判駁回晶通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3.案件受理費由晶通公司負擔。事實與理由:(一)金岸公司作為晶通公司的股東,通過對外與他人建立戰略合作關系,促成各戰略伙伴與晶通公司建立工程施工承包關系、優先選擇合作對象,屬于股東對其設立的公司進行經營決策及經營管理的行為,并沒有違反法律法規和公司章程的規定。(二)關于涉案8000萬戰略合作保證金的問題。1.涉案8000萬元已用于設立新疆路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疆路橋公司)。金岸公司收取涉案8000萬元(2011年4月至6月),發生在金岸公司成為晶通公司股東(2011年11月)之前。2.金岸公司于2011年6月16日向晶通公司匯款2000萬元,2011年6月29日匯款2500萬元,2011年8月25日匯款5500萬元,并未占用該款。3.晶通公司一般按照工程造價1.5%向緊密合作伙伴收取管理費,但向碩鵬公司收取了3%+2.7(管理費)的費用。4.自2007年起,在征得晶通公司股東省交通集團及其主管部門廣東省交通廳同意后,彭蔚利用自身資源幫助晶通公司開拓新疆市場,晶通公司積極參與新疆道路橋梁總公司的改制重組,派駐管理層人員負責資產清理等工作。晶通公司收到金岸公司支付的前述款項后,分兩筆向新疆路橋公司出資。2013年11月14日,新疆國資委與晶通公司、金岸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及托管協議》,新疆國資委同意將昌吉農場土地、喀什機場土地、葉城縣土地轉讓給晶通公司或金岸公司與新疆路橋公司設立的合作公司,且哈密物流項目由新疆路橋公司與晶通公司設立的合作公司合作履行。5.金岸公司收取戰略合作款用于對新疆路橋公司的出資,晶通公司及股東對此知情并同意。在參與新疆改制項目期間,省交通集團多次發文任免人事,如:2007年9月26日委派陳敏任總經理、董國峰任副總經理;2009年5月4日委派董國峰任董事;2009年8月5日委派楊航宇任董事;2011年1月14日委派朱戰良、陳砥礪、李克文任董事,委派譚朝陽和鄧益民任監事,推薦譚朝陽任監事會主席,推薦楊航宇任總經理;2011年8月29日委派黃亦楠任董事;2012年9月18日推薦譚朝陽任監事會主席;推薦王慶偉任專職監事。在晶通公司繳付1億元出資完畢(2011年9月)時,晶通公司有將近一半董監高是省交通集團委派或推薦擔任的。6.晶通公司主張金岸公司在收取涉案8000萬元后向碩鵬公司、偉德公司和源輝公司讓渡了二廣11標發包項目中的6828萬余元利潤,并未提供相應證據。(三)關于借款的問題。1.金岸公司向劉興借款的利率沒有超出民間借貸的法定上限,晶通公司作為實際用款人理應承擔該筆借款的全部利息。(1)2017年1月24日,晶通公司與汪湘輝簽訂的《借款合同》記載:晶通公司因資金周轉困難,臨近春節無力按時向員工發放工資和處理到期應付款項。汪湘輝同意向晶通公司提供短期免息借款2500萬元,借款期限三個月,未按約定還款的,從借款之日起按照月利率2%計付利息。楊航宇為此提供連帶擔保。(2)2017年5月25日,金岸公司與劉興簽訂的《借款合同》明確記載:劉興提供的借款用于晶通公司歸還銀行借款10889萬元以及2017年春節前支付員工工資、住房公積金、退還投標保證金等而發生的短期借款2500萬元。彭蔚、楊航宇為此提供連帶擔保。(3)金岸公司借款9000萬元的利率與晶通公司此前已實際發生的民間借貸利率一致,沒有超過民間借貸利率的法定上限,彭蔚、楊航宇沒有因此獲取任何利益。借款未經股東會決議不構成損害晶通公司利益的充分要件,晶通公司的另一股東廣東省長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大公司)迄今為止都沒有對該筆借款提出過異議,如僅因未經股東會決議而追究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責任,以致晶通公司無須對借款承擔任何成本,顯然缺乏依據。2.金岸公司對外借款是因為金森盛公司沒有履行合同義務,銀行渠道受阻,晶通公司只能借助金岸公司的資源通過民間借貸實現資金融通。(1)2016年11月22日,金森盛公司與金岸公司簽訂《股權收購意向書》,金森盛公司負責處理晶通公司對外融資的清理與償還及續貸工作(銀行融資近2億元即將到期,需辦理續貸手續),保證在2017年1月28日前清償晶通公司拖欠的員工工資、社保與公積金。2016年12月21日,金森盛公司與晶通公司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再次明確前述內容。(2)2017年3月20日的《股權轉讓協議之補充協議(一)》,金森盛公司承諾于2017年5月20日前還清上述款項。2017年4月27日,金森盛公司發函告知金岸公司,上述承諾將往后順延。(3)(2017)粵0106民初13195號民事判決查明:晶通公司向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廣州西關支行借款2000萬元,期限自2016年11月30日至2017年5月30日止;向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廣州西關支行借款3000萬元,期限自2016年11月29日至2017年5月29日止;向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廣州分行借款2500萬元,期限自2016年6月29日至2017年6月2日止;向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廣州分行申請開立信用證28199294.15元,到期日2017年6月1日;截止2017年6月30日欠繳公積金13189676元;截止2017年5月31日欠付工人工資1895824.21元。(4)(2017)粵01民終22242號民事判決明確指出,金森盛公司負有及時替晶通公司清償借款1600萬元及利息,以及清償拖欠的員工工資、社保和公積金的合同義務。(四)關于2500萬元履約保證金的問題。1.金岸公司、晶通公司與案外人簽訂的《三方確認書》明確記載:三方確認在三方完善財務手續后,案外人已按約定向晶通公司繳交了履約保證金。因此,在完善財務手續前,案外人向金岸公司支付的款項,歸屬于金岸公司;在完善財務手續后,前等款項才轉化為履約保證金。如晶通公司認為案外人未支付履約保證金,也應向案外人追償,而無權要求金岸公司承擔責任。2.履約保證金的作用是防范承包人出現違約風險,本案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承包人出現違約并且導致晶通公司遭受損失,金岸公司收取相關款項,沒有給晶通公司造成任何損失。3.履約保證金的功能并非是資金融通,如果案外人支付給金岸公司的款項自支付之日起就歸屬于晶通公司,利息也應當按照存款利率計算,而非按照貸款利率計算。(五)晶通公司的訴訟請求已超過了訴訟時效,具體理由同答辯意見一致。(六)一審判決僅支持晶通公司部分訴求,但判令全部訴訟費由金岸公司、彭蔚和楊航宇承擔,明顯錯誤。
晶通公司辯稱,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的上訴請求缺乏依據,具體理由如下:(一)《民事上訴狀》無彭蔚簽名,即彭蔚未上訴,一審判決對其已生效。(二)關于8000萬元戰略合作保證金的問題。1.晶通公司另一股東長大公司在給晶通公司的《回復函》中明確“我司對于金岸公司收取戰略隊伍8000萬元后向戰略隊伍分包晶通公司項目一事不知情,也不同意”,并認為“金岸公司收取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后將晶通公司項目以優惠價格分包給沒有資質的施工隊伍是違背法律規定,同時也違反晶通公司的管理制度?!?.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單方決策的戰略合作實際是不經招投標程序的違法分包,違反法律規定及公司章程。3.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已自認其行為損害了晶通公司利益。(1)根據碩鵬公司與金岸公司簽訂的《協議書》,金岸公司以控股股東地位承諾碩鵬公司繳納戰略合作費2000萬元即成為晶通公司長期合作伙伴,并另承接晶通公司項目造價約1.5億元的工程,同時注明該2000萬元為合作費,不需退還,并非金岸公司所稱的保證金。(2)在終止碩鵬公司戰略合作的《協議書》中,彭蔚承認“基于戰略合作者身份,碩鵬公司承包價款較甲方成本分析時的工班價優惠”,并擅自決定“碩鵬公司應收取的利息(金岸公司返還戰略合作費的利息)與以上晶通公司優惠給公司的工程承包價款互相抵銷?!保?)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在《會議紀要》中承認戰略隊伍享受晶通公司優惠的事實。4.彭蔚、楊航宇作為晶通公司高管,協助金岸公司侵占晶通公司利益,應共同承擔賠償責任。(1)彭蔚、楊航宇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董事,明知經營管理事項需經公司股東會決議,卻違反章程私自決策。(2)根據晶通公司提供的《潮惠X項目測繪及成本建議方案》,晶通公司至少要收取14.3%的管理費,但彭蔚、楊航宇、金岸公司主導的戰略合作僅收取7%的管理費,中間差額部分就以戰略合作費的方式由金岸公司收取。(3)根據晶通公司提供的戰略合作《協議書》、工程合同、會議紀要可知,彭蔚、楊航宇不僅對戰略合作知情,且多次參與協議的談判、討論,并作為代表簽字確認。(三)關于借款問題。1.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以晶通公司名義加入金岸公司對劉興的負債未經股東會決議,長大公司在《回復函》中明確“對于金岸公司以晶通公司名義向劉興借款一事不知情、也不同意”。該行為違反了晶通公司章程第19條第10款關于公司的重大融資事項需要經過股東會決議的規定,造成晶通公司巨額利息損失。2.金岸公司在2016年11月就已經將晶通公司股權轉讓給案外人,并承諾晶通公司不舉借任何貸款或承擔任何其他債務。然而,金岸公司卻在一審敗訴,即2017年10月14日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作出(2017)粵0106民初13195號民事判決后,在2017年10月17日簽署《借款合同補充協議》,讓晶通公司背負巨額債務。(四)關于2500萬元履約保證金的問題。1.金岸公司收取的2500萬元實際是晶通公司工程項目的履約保證金。2.金岸公司作為晶通公司原控股股東、彭蔚作為原董事長、楊航宇作為原總經理,一直管控晶通公司的經營以及印鑒等。直至2018年2月5日,金岸公司才在法院的強制執行下將晶通公司的經營管理權移交給金森盛公司,晶通公司也在主張權利的障礙消失后六個月內(2018年7月5日)向法院起訴,并未超過訴訟時效。3.在金岸公司侵權期間,彭蔚是晶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晶通公司不可能在起訴狀和授權文書上簽字、蓋章,也不可能取得維權的證據,訴訟時效應中止。直至2018年3月14日,晶通公司才變更了法定代表人,晶通公司在障礙消失后六個月內(2018年7月5日)起訴,并未超過訴訟時效。綜上所述,請求二審法院駁回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的上訴請求。
晶通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請求確認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收取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而轉讓晶通公司工程項目、侵占晶通公司履約保證金的行為構成侵權;2.判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于判決書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晶通公司公開致歉,在全國發行的報刊上刊登致歉聲明,若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拒不執行上述判決義務,請求法院在全國發行的報刊上刊登判決的主要內容,費用由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負擔;3.判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共同賠償晶通公司損失人民幣42895333.33元;4.判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共同賠償晶通公司因未收取工程2.5%的履約保證金而造成的利息損失人民幣8124804.90元(以履約保證金為基數,自應繳納之日暫計至2019年5月31日,按照實際天數計算);5.判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共同賠償晶通公司損失11433333.33元(以2500萬元為本金,2017年5月28日至2017年8月27日按照年利率12%計算,2017年8月28日起按照年利率24%計算,暫計算至2019年5月31日為11433333.33元,應計算至實際結算之日止);6.判令金岸公司向晶通公司賠償占用項目履約保證金的利息4271708.33元(以占有履約保證金為基數,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為標準,按照占用時間進行計算);7.判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共同負擔案件受理費、保全費。
本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二十三條“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圍繞當事人的上訴請求進行審理”的規定,二審案件的審理應當圍繞當事人上訴請求的范圍進行。綜合各方的訴辯意見,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為:一、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是否需要賠償晶通公司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的利息損失;二、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是否需要賠償晶通公司2500萬元借款利息損失;三、金岸公司是否需要賠償晶通公司2500萬元履約保證金的利息損失;四、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是否需要賠償晶通公司因未收取履約保證金而造成的利息損失。對此,本院分析認定如下:
一、關于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的利息問題
晶通公司提供的《協議書》等證據顯示,金岸公司收取戰略合作款后,承諾利用控股股東的地位將晶通公司一定價值的工程項目交由碩鵬公司承接;晶通公司提供的《會議紀要》等證據顯示,偉德公司、源輝公司在繳納戰略合作款成為晶通公司的戰略隊伍后,可以享受晶通公司給予的更為優惠的管理費等。上述證據可以證實,雖然涉案8000萬元由金岸公司收取,但讓渡的卻是晶通公司的利益。因此,從性質上而言,該8000萬元實際屬于合作方為享受晶通公司在工程方面的優惠條件而支付的對價,故晶通公司主張該8000元本應由晶通公司收取,依據充分,本院予以支持。
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辯稱涉案8000萬元已全部用于晶通公司投資設立新疆路橋公司,而且晶通公司從中獲取了利益,但晶通公司提交的《委托投資協議》載明,晶通公司系接受金岸公司委托向新疆路橋公司投資3.6億元;省交通集團在粵交集綜[2013]25號文中要求晶通公司限期糾正擅自接受股東金岸公司委托投資新疆路橋公司的事項;金岸公司于2014年10月31日向晶通公司轉賬支付5916273.40元,其自行制作的記賬憑證載明該筆款項的性質為晶通公司代金岸公司投資的補償款。上述證據已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分別從投資前的協議、投資過程中的糾正以及退出投資的補償三個方面證明了新疆項目實際是金岸公司借用晶通公司名義投資的,金岸公司才是該項目的實際投資主體。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提供的《關于參與新疆公路工程建設的請示》《關于將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重組新疆道路橋梁工程總公司納入援疆項目給予支持的函》《關于印發〈新疆道路橋梁工程總公司改制重組方案實施安排〉的通知》以及《關于組建新疆路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情況說明》等證據僅能證明對外而言晶通公司是新疆項目的投資主體,尚不足以反駁對內而言金岸公司委托晶通公司投資的事實。因此,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的抗辯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金岸公司在作為晶通公司的控股股東期間、彭蔚和楊航宇在擔任晶通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期間,利用晶通公司工程轉發包的優勢簽約地位,通過股東收取業務伙伴戰略合作款、優先選擇業務合作、讓渡晶通公司項目利潤方式損害了晶通公司的利益,依據充分,本院予以維持。
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在二審中提交了銀行流水等證據,顯示該8000萬元由金岸公司分多次收取,故晶通公司主張的利息應根據實際占用時間,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分筆計算,一審判決徑行以8000萬元為基數,從2011年12月30日計算至2015年1月1日止,顯屬不當,本院予以糾正。對于該8000萬元款項,金岸公司實際收款時間早于一審判決第一項認定的利息起算時間2011年12月30日,部分款項的退款時間晚于一審判決第一項認定的利息截止時間2015年1月1日。因晶通公司并未對一審判決第一項提起上訴,應視為其認可該判項,故涉案8000萬元利息可從一審判決認定的2011年12月30日開始起算。至于利息截止時間,根據上述理由,對于其中退款時間晚于2015年1月1日的,其利息截止時間應為2015年1月1日;對于退款時間早于2015年1月1日的,則利息截止時間則應以金岸公司實際退款時間為準。根據本案查明的金岸公司收、退款情況,涉案8000萬元利息的計算方式具體如下:以20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3年10月23日;以8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2月28日;以53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7月15日;以2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7月16日;以6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12月2日;以6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12月16日;以6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12月24日;以5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5年1月1日;以31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5年1月1日;以6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5年1月1日;以3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5年1月1日;以3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5年1月1日。另外,對于偉德公司的退款,金岸公司有300萬元退款不能提供證據證明退款時間,對該300萬元的利息,可按照一審判決的期間計算,即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5年1月1日。最后六筆款項合計2430萬元,利息計算期間相同,故可以合并計算。
二、關于2500萬元借款的利息問題
一方面,根據前案借款糾紛生效判決查明的事實以及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提供的證據可知,晶通公司對外負有高額金融貸款即將到期,對內拖欠大量工人工資、社保以及公積金等需要支付,但晶通公司的自有資金顯然無法滿足上述資金需求,存在通過融資途徑解決公司日常經營管理過程所需資金的必要性,且前案借款糾紛生效判決以及雙方當事人在本案中的陳述等證據可以證實,涉案借款已實際全部用于晶通公司正常經營,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并未侵占涉案借款,現有證據也不能證明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從該筆借款中獲取任何直接收益或與案外人惡意串通損害晶通公司利益,故晶通公司理應承擔還本付息的義務。一審判決涉案借款利息全部由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承擔,且利息計至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付清全部利息之日止,不但將導致晶通公司無需支付任何借款利息,無償使用涉案借款的現象,還可能導致晶通公司從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處收取的利息高于晶通公司支付給劉興的利息,該處理結果顯屬不當,應予糾正。但另一方面,晶通公司章程明確規定重大融資事項需要經過股東會決議,而金岸公司違背公司章程約定,未經股東會決議,進行高息融資;楊航宇、彭蔚作為公司高管,違背公司章程約定,擅自與貸款人簽訂《借款合同補充協議》,確認晶通公司為共同借款人,均存在明顯過錯。而且,涉案借款的利率也顯著高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水平。因此,綜合考慮借款的必要性、用途、過錯程度以及銀行同期貸款利率水平等因素,本院酌定涉案借款利息損失由晶通公司承擔50%,由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共同承擔剩余的50%。
由于生效判決已經認定涉案借款2017年5月28日至2017年8月27日止的利息為75萬元,故對該期間的利息損失,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應共同承擔37.5萬元。對于2017年8月27日之后的利息損失,因本院于2019年7月23日作出的(2019)粵01民終12457號民事判決,已確定晶通公司應當承擔還款義務,但晶通公司未按照該生效判決履行自己的還款義務,導致案件進入執行程序,晶通公司為此需要承擔逾期還款利息、遲延履行利息和執行費等額外損失。該額外損失實際屬于因晶通公司自身過錯產生的擴大損失,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此時已不再經營晶通公司,對于未及時還款并無過錯,故該判決生效之后的利息損失等應由晶通公司自行承擔。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僅承擔(2019)粵01民終12457號民事判決生效日即2019年7月29日之前的利息損失,該利息應按年利率12%計算。
三、關于2500萬元履約保證金的利息問題
雙方對涉案2500萬元款項的性質均無異議,確認其為履約保證金。該款項是承包方承接了晶通公司發包的工程后,出于保證工程質量等目的,由承包方根據其與晶通公司簽訂的合同而交納給作為發包方的晶通公司的?,F有證據可以證實金岸公司確實收取了該筆款項,并占用了一段時間。雖然金岸公司辯稱收取該2500萬元以及前文8000萬元的目的在于投資晶通公司在新疆的項目,但前文已經論述了新疆項目的投資主體實際是金岸公司,而非晶通公司,而且上述兩筆款項總和為1.05億元,與金岸公司轉給晶通公司用于投資新疆路橋公司的投資款1億元在金額上也不吻合。因此,本院對金岸公司的該項抗辯不予支持。由于該款項本應由晶通公司收取,但實際卻由金岸公司利用其作為晶通公司股東的地位收取,使得晶通公司無法享有合法占用履約保證金期間而而帶來的利息等收益,客觀上損害了晶通公司的合法利益。因此,一審法院根據金岸公司實際占有履約保證金的期間,判決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向晶通公司賠償資金占用期間的利息損失,于法有據,本院予以維持。
關于訴訟時效的問題?!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訴訟時效期間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受到損害以及義務人之日起計算。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但是自權利受到損害之日起超過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有特殊情況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權利人的申請決定延長?!备鶕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民法總則施行后訴訟時效期間開始計算的,應當適用民法總則的規定。本案中,彭蔚于2009年至2018年3月,擔任晶通公司董事長,2018年3月14日被免去董事長及法定代表人職務,金森盛公司于2018年2月5日獲得晶通公司的經營管理權,并于2018年3月14日變更了晶通公司的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至2018年7月6日提起本案訴訟,相距不到6個月。在此之前,金岸公司為晶通公司的控股股東,彭蔚擔任晶通公司的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楊航宇擔任晶通公司的總經理。在該情形下,晶通公司的意思被控制,由于晶通公司主張權利的意思表示必須由其授權方能進行,在其不代表權利人也不授權他人代表權利人作出行使權利或主張權利等意思表示的情況下,晶通公司在客觀上無法行使權利。即使如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所述,晶通公司股東對上述事情知情,但晶通公司與晶通公司的股東是不同的法律主體,晶通公司的股東未在訴訟時效屆滿前主張權利,并不導致晶通公司作為獨立法律主體喪失相應的權利。因此,一審判決認定晶通公司的訴求未超過訴訟時效,于法有據,本院予以維持。
四、關于未收履約保證金的利息問題
金岸公司在收取了碩鵬公司、偉德公司、源輝公司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后,晶通公司與三個合作伙伴簽訂了5份承包合同,但僅1份合同約定了履約保證金,另4份合同并未相關約定。晶通公司主張,上述工程均應收取履約保證金。根據民事訴訟“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晶通公司對此應承擔舉證責任。但晶通公司提供的公司內部管理制度等證據尚不足以證明上述工程均必須繳納履約保證金,也不足以證明事實上晶通公司在與上述工程類似的項目中均要求承包方繳納了履約保證金。金岸公司、晶通公司與偉德公司、源輝公司在2014年5月26日的會議紀要,系各方在討論退還戰略合作款過程中形成的磋商性文件,雙方在談判過程中的表態不足以證明上述工程必須繳納履約保證金。因此,晶通公司在本案中提供的證據尚不足以證明其主張。是否繳納履約保證金,應是合同雙方根據對方的履約能力、工程的特定情況等具體因素,在平等基礎上磋商的結果。而且,碩鵬公司、偉德公司、源輝公司已經繳納了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晶通公司已經在本案中訴請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承擔8000

綜上所述,晶通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金岸公司、彭蔚、楊航宇的上訴請求部分成立;一審判決部分事實認定不清,處理結果不當,應予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一百四十七條、第一百四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條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6民初18573號民事判決第三項;
二、撤銷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6民初18573號民事判決第四項;
三、變更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6民初18573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為: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彭蔚、楊航宇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8000萬元戰略合作款的利息損失(利息計算方式: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以20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3年10月23日;以80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2月28日;以53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7月15日;以2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7月16日;以6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12月2日;以6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12月16日;以66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4年12月24日;以2430萬元為本金,從2011年12月30日計至2015年1月1日);
四、變更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6民初18573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彭蔚、楊航宇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借款利息損失(利息計算方式:以2500萬元為本金,2017年5月28日至2017年8月27日的利息為37.5萬;2017年8月28日至2019年7月29日的利息按照年利率12%計算);
五、駁回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463570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合計468570元,由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339961.58元,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彭蔚、楊航宇負擔106238.94元,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負擔22369.48元;二審案件受理費224346元,由廣東晶通公路工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74818.4元,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彭蔚、楊航宇負擔123519.6元,廣東金岸投資有限公司負擔26008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易超前
審判員國平平
審判員湯瑞
書記員王敏

審判長易超前
審判員國平平
審判員湯瑞
書記員王敏